莒洲渡
莒洲,千里贛江第一洲,四面環水,島上居民千余,樟林茂盛,橘樹掩映,百鳥長鳴,贛派民居、太子廟、古牌坊至今古韻猶存。

莒洲,千里贛江第一洲,四面環水,島上居民千余,樟林茂盛,橘樹掩映,百鳥長鳴,贛派民居、太子廟、古牌坊至今古韻猶存。

春秋鮑叔“勿忘在莒”,雖此“莒”非彼莒,但卻是當下給人最真切的感受,是筆者最想說的話。靜候千年,莒洲渡仍如明珠般璀璨,充滿蓬勃的力量。

西渡十年

莒洲渡最早建于什么時候,已無從得知,但莒洲渡是贛江上最早的幾個古渡之一,卻是記錄在了《新干縣志》當中:“莒洲渡口,古稱莒洲渡,分為河東、河西兩個渡口……”

莒洲竟有西渡?筆者不禁訝然。多方尋訪村里的老人才得知,西渡位于島的西面,靠近荷浦街,村民出島趕集都要坐這里的渡船。但十年前,當地實施渡改橋項目,莒洲大橋建成,方便了村民出行,也讓莒洲的西渡徹底消失,成了村民心中抺不去的記憶。

劉柒生今年58歲,一直在家以打魚為生,他最喜歡打魚的地方就是西渡口。他告訴筆者,小時候,他家就住在西渡口旁邊,每逢八九月,渡口就會有船來收購柑橘,村民們將一筐筐柑橘運到碼頭,稱重、裝運,討價還價,十分繁忙。碼頭到處吆喝聲、機器聲,還有江水拍岸的轟鳴聲,好一幅橘鄉豐收圖。

那時節,劉柒生總是早早地來到渡口,覺得特別開心。他家的柑橘就是通過這里,換回一家差不多一年的開支,包括他小時候的學費,所以大人們特別珍視,希望能在渡口賣個好價錢。

莒洲村民種植柑橘很有一手,施的一律是有機肥。家家戶戶將攢下的豬糞、牛糞,在樹下開溝填埋,然后回土,生怕下雨天被雨水沖刷掉。有了肥力做保障,來年開春,村里所有柑橘樹像打了雞血一樣,長出來的葉子片片透明錚亮,發著綠的光芒。

橘樹顧自生長著,有的村民還會早晚巡視一遍,對著柑橘樹評頭論足。“今年,小根家的柑橘樹長勢差了點,是肥力不足的原因吧。”“小武家的長得快,一定跟去年修枝修得好有關……”在這里,柑橘樹仿佛不只是樹,而是擺在他們眼前的藝術品,而他們,都是園藝大師。

為什么會這樣?老人們將其歸結為“環境所迫”。當時,橘樹是一家人的經濟支柱,種不好,一家人就得過窮日子?,F實所逼,農民才有了成為園藝大師的可能;環境所迫,農民才有了成為藝術家的勇氣與信心。“沒有能力改變環境,你就要努力適應環境”,還有什么比這樣的教育更深刻,更直抵人心!

如今,時已冬至。島上大部分的柑橘樹,仍掛著不少的柑橘,紅彤彤一片。“沒人去摘,也不愿去摘,不劃算!”劉柒生說,摘一天橘子還不如做一天事的工錢,誰愿去理它!

作為島上的留守人,劉柒生說,每談一次柑橘的現狀,他心里的痛就會多上一分。他想不通,曾經莒洲村民眼中的寶,現在怎么就成了村民們能夠隨意丟棄的東西,難道就這么不值錢啦?跟著兒子去看了幾次外面的世界,劉柒生才似乎明白了一些,原來這個社會發展得太快了!而他,只是思想上一時接受不了。

西渡口的繁華早就淹沒在時光的長河里,但無時無刻不印在每個莒洲人的內心最深處。莒洲大橋的修建,則讓時光之河的淹沒變得更徹底、更干脆。一晃十年,西渡的繁華早就只是年輕人眼中可有可無的故事,在年長一輩的腦海中也逐漸淡化。

以渡為生,靠渡出行的日子漸行漸遠,莒洲人生活方式的改變,是喜?是憂?只有莒洲人心里最清楚。又或等待時間的檢驗,才是最好的歸宿。

東渡成景

西渡十載,留下的或許不僅是一座供人方便出行的橋,還有許多,但我們沒有看到預想的結果。而東渡的幸免與留存則給了我們一個參照與思考。

莒洲東渡位于莒洲島東面,靠近城郊金川鎮凰山村,過渡只需五六分鐘,上坡后行6.5里,就可直達縣城中心區,東渡是莒洲村民出行的選擇之一,也是村民最喜歡來的地方之一。

漫步沙灘,吹著河風,聽著水聲,浪漫的情懷油然而生。七月份,一篇《到新干去看?!返奈⒉┧查g成為互聯網上的熱搜,佩服網友的腦洞和創意同時,我們的確應該再思考莒洲渡的意義。

“讓生活慢下來”“留一份鄉愁”……當這些成為旅游發展的主題時,莒洲渡的意義或許可以重新定義。

在莒洲東渡,我們碰到了一些專程來莒洲看“海”的游客。“大漂亮啦!”“沒想到贛江還有這樣的一座寶島!”贊嘆之聲不絕于耳。一個來潭丘山區的小伙帶著女朋友來到東渡口,特意體驗了一把坐船的感覺,來回三趟,意猶未盡。

眾多游客中,有類似想法的還有很多。究其原因,或許“渡”在人們的眼中,總是充滿了詩性與佛性。

劉賤生是莒洲東渡擺渡人,還有幾個月就到了退休年齡。他從小撐船,走過很多地方,最后還是選擇撐船作為自己最后的職業。不過他說,或許他明年還退不了休,因為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,沒誰愿意來做這個事。

每隔一天,劉賤生就得上船值班。每次值班,早上五點就得起床,因為讓第一班船五點半準時啟錨開船,是他的工作職責。之后每隔一小時一班,天寒地凍,風雨無阻,一天來回十幾趟。

迎著晨曦,劉賤生熱情地與村民們打著招呼,哪家有什么人,哪家有什么事,他一清二楚。“開船啦!”劉賤生一聲吆喝,村民們有序地走上船頭。刺骨的河風吹來,村民們將身體裹得更緊了。乘風破浪,直抵彼岸,每天聽著船破浪的聲音,看著來來回回的鄉親們,劉賤生雙手穩穩地扶著船舵,很滿意當下的生活。

“開船是個技術活,還要吃得苦、受得氣。老劉年紀這么大,一個人在家,每天起早貪黑,不容易!”村民們很感激劉賤生堅持撐船,知道他沒沒時間買菜,上街時便會主動幫他帶菜回家。有時候買個鴨子難料理,細心的村民們還會幫他收拾好,為他省點做飯的時間。

第二天,劉賤生在家休息,他便來到新干縣城開“拐的”,或者帶帶小孫子,享受天倫之樂。“開拐的有生意就做,沒生意就和鄰居們下下棋、打打牌。”劉賤生淡淡地說,似乎生活對于他而言,享受才是該有的一切。

劉賤生是莒洲人的一面鏡子,恬靜、淡然,遇事不慌不忙,坦然面對就好。這在當下浮躁的社會里,又何嘗不是一種難得的風景?

渡有未來

西渡十年渺茫茫,東渡成景水泱泱。十年間,莒洲東西渡此消彼長,改變著村民們的生活,也見證著社會的變遷與發展。

渡口的那些人、那些事,早已淹沒在時光的河里。新時代的莒洲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。

先說大環境,生態江西、綠色發展理念的落實,全域旅游風生水起;打造贛江黃金水道,新干航電樞紐歷時五年建成。莒洲,這塊江心寶島,很快成為關注的焦點,吸引各路商賈云集。逐漸熱鬧的莒洲島,似乎又綻放出春天的氣息。

再說小環境,莒洲島自身擁有獨特的資源:千畝沙灘、萬畝橘林、天然淡水浴場、次原始森林……沉寂多年的竟致躍躍欲試,一邊伸著懶腰,一邊向來人拋著媚眼。島上太子廟、建威將軍李隆寶故居,掛著多年的蛛網,滌蕩一新,塵封的窗閣重新打開,迎來了久違的陽光。稍作收拾,將軍府的威嚴重又回來,靜靜地講述著將軍的戍邊偉績和衣錦還鄉的榮光??h采茶劇團《李隆寶探親》的小戲多次公演,登上大雅之堂。如將軍有靈,看到自己的故事還有重新煥彩的一天,一定欣慰滿懷。

冬日暖陽,一切都是那樣美好!莒洲的未來可期,大道光明。

重游故地,又見故人。劉賤生的臉上布滿笑容,劉柒生的心頭不再糾結。當地正積極打造莒洲島旅集聚區項目,申報國家級景點,莒洲廣場、康養大道、環村公路、旅游公廁等一批旅游設施不斷完善。莒洲變了,變得更美了,也更強了。不少在外的莒洲人,都通過渡口坐船,返回了家鄉,守護著他們心中的“渡”,圓著他們心中的“夢”。

劉賤生說,現在莒洲實行了義渡,村民坐船都免費了,國家每年有五六萬元的油費補助……對于退休的事,他也想開了,只要村民們需要,他就會繼續干下去。

劉柒生一有時間還是會去西渡口打漁,但守護這里的環境,成了他自覺的行為和肩上的責任。

……

彩旗獵獵,迎風招展,莒洲橋頭的風帆雕塑,寓意深遠,笑迎著每一個歸家的莒洲人。他們悄悄在莒洲渡許下一個個光明而宏大的心愿:未來一切安好!贛江“明珠”綻放光彩!我們相信,幸福是奮斗出來的,莒洲人的夢一定能夠夢想成真,因為他們正立身于偉大祖國從未有過的“新時代”!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黑龙江十一选五3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