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春聯
過新年,貼春聯,這也許是我國最盛行、最隆重、最中國范的祈福行為。

     

喜慶對聯

       

■歐陽躍親文/圖

過新年,貼春聯,這也許是我國最盛行、最隆重、最中國范的祈福行為。

“才見肥豬財拱戶,又迎金鼠福臨門。”新春即至,一道道紅色的年味就要撲面而來。

如今,印制精美的春聯隨處可見,但我最鐘情的還是手寫的春聯,那飽蘸深情的點橫豎撇捺,那溢滿祝福的篆隸楷行草,是那些印刷品無法替代的。

從懂事起,我就開始崇拜父親,因為他寫得一手好毛筆字,村里凡有做喜事的人家都要找父親寫對子。春節前兩三天,我家更是熱鬧如菜市場,人進人出,按著輩分叫著:

“爺爺,我爸讓我請你寫幾副春聯。”

“大伯,請你寫幾副對聯,我就作興你這手好字。”

“叔,辛苦您一下,寫副對子貼大門,祈求來年風調雨順。”

每個進門的人都畢恭畢敬的,堆著笑臉,生怕父親拒絕。而這時的父親也特別高興、爽快,來者不拒,一個個來時腋下夾著幾張紅紙,出門的時候則卷起一大筒春聯嬉笑而去。

農村人對春聯寫什么內容并不十分講究,但父親好像知道他們的愿想一樣,大筆一揮,“天增歲月人增壽,春滿乾坤福滿門。”“紅梅含苞傲冬雪,綠柳吐絮迎新春。”一副好聯就寫好了。村里人忙不迭地把春聯牽直鋪平在地上晾干,嘴里還一個勁地夸父親寫得好,有如書法家一般。一通表揚,父親寫得更歡了,有時母親連催幾次都停不下手去吃飯。

偶爾忙不贏的時候,我也會幫父親打打下手。漸漸地,我也知曉了一些關于春聯的知識。春聯也叫“門對”“對子”,是我國特有的文學表現形式。早在兩千多年前的戰國時期,中原大地上的百姓過春節時懸掛的是“桃符”?!痘茨献印防锝榻B說桃符是用一寸寬、七八寸長的桃木做成的木板。木板上寫著神荼、郁壘二神的名字,懸掛在大門兩旁,用以驅惡鎮邪。到了五代,蜀后主孟昶在“桃符”上親手寫下我國最早的一副春聯:“新年納余慶,嘉節號長春。”到了明太祖稱帝時,他在除夕前傳旨,要求公卿士庶家,門口須加春聯一副。由此春聯開始盛行,遍地開花。

也許是受父親的影響太深,考入師范后,我也特別喜歡書法。有一回春節寫對子時,看到父親實在太辛苦,我自告奮勇寫了一副,誰知父親看后立即決定“交班”。此后多年幫村民寫春聯的事都成了我的任務,即使后來搬離老家住到城里,每到寫春聯時間父親就催著我回家。

城里貼春聯一副兩副就夠了,而農村要貼的地方就多了。院門、大門、后門、廚房門都要貼大副的春聯和橫批,每個門心還要貼“福字”。對扇開關的門上要貼“春條”,寫上“開門大吉”“出門見喜”“進門如意”等詞語。糧倉、櫥柜上則貼上菱形的“斗方”,寫上“五谷豐登”“風調雨順”“五味飄香”等吉祥詞。牛欄、豬欄、雞籠、鴨籠也不能少,貼的是“六畜興旺”“金雞報喜”“雞鴨成群”。自行車、樓梯上貼“出入平安”“步步高升”。更有意思的是,由于灶臺生火做飯主宰吃喝,寓意家庭興旺幸福,還特別鄭重地貼上“上天奏善事,下地降吉祥,東廚司命神位”。

一戶人家寫下來,怎么也得半個小時。幾戶人家寫下來,老宅子從上廳到下廳都被紅紅的對聯鋪滿,可謂是“滿堂紅”。自從攬上這活,我每年都要花上三五天給村民寫春聯,直至大年三十傍晚吃團圓飯時才收工。雖然累得腰酸腿疼,但大年初一醒來,看到家家戶戶貼上的都是我的“手寫體”,那份自豪和喜悅至今都難以忘懷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黑龙江十一选五3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