奏響中國革命的雄渾壯歌
位于贛江中游的吉安城,是贛西南軍事要塞。土地革命時期,吉安的共產黨人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的福祉,掀起工農運動的狂潮。

位于贛江中游的吉安城,是贛西南軍事要塞。土地革命時期,吉安的共產黨人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的福祉,掀起工農運動的狂潮。1929年10月至1930年10月,在中共黨組織的領導下,贛西南數十萬群眾和紅軍進行九次攻打吉安的武裝斗爭,前赴后繼,英勇斗爭,終于攻取吉安,聲勢浩大,震驚全國。這是我黨領導下的軍隊第一次成功占領區域中心城市,是贛西南黨組織領導人民在毛澤東“農村包圍城市,武裝奪取政權”戰略思想指導下的偉大創舉和成功實踐。九打吉安,充分展現了共產黨人堅守初心、不屈不撓、勇于奮斗的精神,在民主革命斗爭進程中,奏響了雄渾的壯歌,書寫了輝煌的篇章,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和深遠的意義。

九打吉安,是我黨踐行發動群眾、依靠群眾革命路線的典范。

大革命失敗后,在黨的“八七”會議精神的指引下,秋收暴動此起彼伏。1929年,吉安周圍各縣的土地革命運動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。中共贛西特委于10月下旬,決定以“攻取吉安”作為“中心斗爭口號”,提出“加緊建立并擴大紅軍,加緊武裝農民,采取堅決進攻策略,來消滅地主階級武裝,來擴大蘇維埃區域”的目標。首先是宣傳發動。90年過去了,現在吉安古村里,還依稀可見用石灰水或紅土漿書寫的標語口號。如“擁護蘇維埃”“武裝反對軍閥混戰”“推翻地主階級的統治”“消滅贛西的反動政權,建立工農兵蘇維埃政府”“打到吉安去”等。在吉州區長塘鎮的一個古村祠堂前廊墻上,有條清晰可見的標語“活捉魯胖子”。這“魯胖子”,就是1929年新任江西省主席的湘系軍閥魯滌平,鎮壓江西土地革命的總頭目。其次是建立蘇維?;鶎诱?,發動貧苦農民打土豪、分田地,爭取自由平等的權利,當家作主人。于是,出現了“喊一聲打吉安,農民丟下手里的鋤頭就跑”的局面。第一次攻打吉安,歷時三月,是肅清外圍敵人的包圍戰。參加這次攻打的群眾非常踴躍,最初發動時有幾萬人,后來發展到30多萬人,最多時達到80多萬人。不料駐軍頭目成光耀從叛徒曾道懿口中知悉我攻城計劃,一面急電魯滌平求援,一面集中全部兵力據城固守,第一次攻打吉安失利。

吉安地方武裝和群眾配合朱毛率領的紅四軍第二次攻打吉安,雖然由于敵情變化,未達到預期目的,但是殲滅了敵軍的有生力量,粉碎了敵軍七個旅的“進剿”。主力紅軍離開后,地方武裝和革命群眾先后六次攻打吉安,都因防守堅固而未成,但削弱了敵人的力量。尤其是第三次攻打吉安時,調集了10余萬群眾武裝包圍城市七天,使敵軍驚恐失措。10月4日第九次打吉安時,10余萬赤衛隊和武裝群眾發起總攻,沖鋒隊員每人帶著一把禾草或柴刀、樓梯、木板,禾草填壕溝,柴刀砍鐵絲網,樓梯、木板搭溝橋,有的還使用“火牛陣”,配合朱毛紅軍攻克了吉安城。群眾路線,是我黨克敵制勝的法寶。如果不是廣泛發動和組織群眾參與,攻占吉安的目標不可能實現。

九打吉安,加快了武裝割據步伐,擴大了紅色區域,成立江西省蘇維埃政府,鑄就了中央蘇區的基石。

第一次圍攻吉安,部分解決了吉安外圍的反動武裝,先后攻進了興國、萬安兩個縣城。紅色區域擴大了方圓三四百里,建立了13個縣和50多個區的蘇維埃政府。二打吉安前的1930年2月,在今青原區陂頭村召開了“二七會議”,確定贛西南黨主要任務是擴大蘇維埃區域,深入土地革命和武裝工農群眾,“攻取吉安”是行動的總目標。8月15日至29日,贛西南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在富田召開,解決了關于黨的組織、政權、土地、武裝和工、青、婦等方面的許多問題,成立新的贛西南蘇維埃政府。十萬群眾的第三、四、五次進攻吉安,展開更大的局面,不但打退敵人反補,而且把水東、儒林的白區全部赤化,離城五六里的地方也分了田,建立了蘇維埃。第六、七次攻打吉安,把攻吉的重點轉到河西,特委機關遷至河西永陽,推動西、北兩路更廣泛地把群眾動員和武裝起來。第八次攻打吉安之后,吉安已成為一座孤城,周圍呈梅花形的紅色區域已擴展到30余縣,其中已占領14個縣城,基本上完成了贛江上游的武裝割據。吉安被攻克之后,成立江西省蘇維埃政府,為全國第一個實際運行和較長時間存在的省級蘇維埃政府,成員由地方及紅軍領袖及吉安工人領袖53人組成,曾山任主席,毛澤東、朱德、方志敏、彭德懷、張國燾、陳毅、邵式平、陳正人、羅炳輝等為委員,成為江西土地革命的領導機構。隨即周圍各縣城相繼解放,廣大紅色區域連成一片,從南豐到永新,由尋烏到峽江,縱橫700余里,人口400余萬,為后來中央蘇區的建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九打吉安,壯大了革命力量,為推翻舊社會,為建設新中國鍛造和培養了人才。

在一年連續攻打吉安過程中,各縣鄉發展了大量的赤衛隊、少先隊等武裝,有的發展為地方紅軍。第一次打吉安時,國民黨吉安靖衛大隊長羅炳輝率180余人在吉安縣值夏駐地起義,改編為紅五團,后來并入紅四團。1930年1月中旬紅二至紅五團改編為紅六軍,與紅五軍分別在贛江東西兩側向吉安逼進,形成包圍之勢。不久,各縣特務隊擴大為赤衛軍第一至第四縱隊。第六、七次攻打吉安時,贛西地方武裝四個縱隊改編為紅軍第二十軍,曾炳春任軍長,從此贛西增加了一支正規紅軍部隊。這些武裝力量,是前八次打吉安的主力,也是配合朱毛紅軍第九次攻吉的有生力量。攻克吉安后,紅軍在地方黨組織和蘇維埃的配合下,加緊籌款和補充給養,擴大紅軍規模,由地方部隊整團、整師地編入,共補充新兵8000多名。

吉安籍共和國開國將軍147位(不含蓮花縣),大多數是九打吉安時參加紅軍的。其中21位中將中的10位:王輝球、余秋里、吳富善、周貫五、周彪、梁興初、梁必業、彭嘉慶、彭林、蔡順禮,在他們的回憶錄里,都記載了打吉安時參加紅軍的往事。參加九打吉安的開國元帥有朱德、彭德懷(助打)、林彪、陳毅、羅榮桓五位,有粟裕、黃克誠、譚政、羅瑞卿四位大將,有楊得志、宋任窮、陳伯鈞、陳奇涵、肖克5位上將;還有曾山、陳正人等更多的老紅軍、老干部,都為民族的獨立和解放建立功勛,為國家的富強和人民的幸福擔當使命。

九打吉安的歷史意義,毛澤東在《吉安的占領》中說,“反對了立三路線的主張才把吉安占領的,占領吉安,是有極大的政治意義,不但在全國有極大的影響,并且……與爭取第一次革命戰爭勝利是有直接意義的”。毛澤東1965重上井岡山時下榻吉安地委招待所,看到攻占吉安的圖畫時,感慨道:“十萬工農下吉安,確實振奮人心”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黑龙江十一选五360